第四百四十六章 看看你的大兄弟
    “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自从嫁到他们家里之后,我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开心生活,他天天出去赌博喝酒还有玩女人,我说醉熏熏回来还要看他的脸色,要是搞不好要会被打,后来他没有钱了,就逼我走上了这条路!”韩姐一边说一边流着水,心里那是个痛苦极了,每当想起这样的事情,她都是肝肠寸断,有种想死的感觉。??? ? 爱看? ?? w?w?w?.?ik?a?n?x?s?w?`com

    “畜生真是畜生啊!”张大柱听完之后吗冲着天空喊了起来,接着就走到韩姐的面前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我有一个两岁还女儿,我爱她,我不想因为我们的事情让她一辈子过的有缺陷,我也不想她会没有<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爸爸。”韩姐说道这里就把头抬了起来,目光里好像有了丝丝的希望。

    张大柱就算是再不懂婚姻,可听到韩姐讲到这里,自己心里也是沉甸甸的让人透不过来气,想了想就对韩姐说道:“你不能就因为有了孩子放弃了自己的自由,你这样做只会增加他对你的毒辣行为,你也永远都走不出来那个恶魔地。”

    张大柱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这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像还在教导韩姐一样,这还真的有点猫了个咪了。

    “有的事情你不懂。”韩姐发现张大柱说的很对,不过自己也试过很多次,这些部分都解决不了自己的事情,苦笑了一下之后就对张大柱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吗?”

    “为什么?”张大柱也有点奇怪,自己是来这里玩的,怎么两个人聊着聊着就上楼了,还聊起了这样的事情。

    “因为我觉得你很诚实,最重要的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和作风是我喜欢的类型,再说我们过了今夜谁都不认识谁了。”韩姐说的很漏骨,可这也是她内心的心里话。

    这话听的张大柱心里有点痒痒,抬头就对韩姐回答道:“韩姐,我觉得你还是离开他吧!”

    张大柱心里此刻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来这里是寻开心的,可是没有想到会遇到韩姐这样苦命的人,再想想自己有大嫂那么好的人,心里多多少少也是很感慨。

    韩姐见张大柱说出这样的话,靠了靠张大柱就对着他的头摸了过去,嘴里说道:“有的事情你还理解不了,其实我也很想离开他,只是我现在身不由己,没有办法的事情。”

    两个人对望了一下,张大柱也看到了韩姐眼睛里的苦涩,确切的说是种叫悲伤的东西,为了让韩姐能开心点,张大柱笑了笑就说道:“唉,韩姐啊,你长的那么漂亮,就算是再找十个都不成问题。”

    “你小子还真会哄人开心!”韩姐一听张大柱这话,自己也笑了起来,接着好像想起了正事,自己是张大柱点的,那么今天就是张大柱的人,也就是说今天只要张大柱开心,自己做啥都可以,因为自己手了张大柱的钱。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韩姐看了看张大柱就说道,貌似此刻的脸上好了很多,可能是是因为刚才把自己的苦水都倒个干干净净,所以现在心里也好受了很多,说真的,韩姐还是真感谢眼前这个小伙的,不过总觉得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说别的,就关是张大柱对事情的看法也是和同龄人不一样。

    “开始啥?“张大柱被这样的话再次搞的有点头晕,想了想就抬头对韩姐问道。

    “你来这里是开心的,难道你还真想就这样和我坐道天亮吗?”韩姐见张大柱有点含糊的样子,接着就对他提醒到。

    张大柱这时候也算是明白过来了,看了看韩姐就笑了一下,嘴里说道:“要不我们先喝够了再说吧。”

    其实在张大柱此刻的内心里,觉得韩姐这个人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样,要是干那种事情,自己还真的有点放不开的样子。

    “好吧,那我们就继续喝几杯吧。”喝酒笑了笑就回答道,接着就再打开了几瓶啤酒,还不玩给张大柱也递过去了一瓶。

    “那我们就喝它个不醉不归吧,你看怎么样。”张大柱笑了笑就说道,心里也是个开心。

    “当然可以了,反正你今天点了我,到明天早上我都是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韩姐的脸上瞬间就露出了笑容。

    “我们干杯吧。”张大柱说完就和韩姐碰了起来,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还没有等韩姐喝完的时候,自己倒了一下酒瓶,发现已经空空的了,再看看韩姐的酒瓶也基本差不多了。

    “你真能喝!”张大柱给她估略了一下,刚才道现在韩姐喝的还真不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估计也是有个五六瓶了。

    “这都是练出来的,其实我一开始的时候滴酒不沾,现在你看看我,是个酒我都能喝下去。”韩姐一边说一边格格的笑了起来,刚才那种伤心的情绪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大柱看到韩姐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中发现她的笑真的很美,那种慈祥的感觉貌似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

    两个人就这样一瓶一瓶的接着喝,知道两个人都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才算是罢手了下来。

    “张大柱,你没有事吧?”韩姐见张大柱有点摇摇晃晃的样子,怕是他今天也喝的不少了。

    “我没事,倒是你喝醉了吧。”张大柱眯着眼睛就对韩姐回答了过去,接着也发现了喝酒脸上红通通的一片,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开始结巴了起来,还时不时的说自己很热,想消衣服的意思。

    “我没有喝多,不行我们可以试试。”韩姐带着酒气就对张大柱调皮了过去,这次和张大柱喝酒聊天也是自己最开心的一次,之前每一个客人来,都是急急忙忙的消去裤子,接着再急急忙忙的提起裤子,这就是这个流程,可今天的张大柱貌似没有按照常理的套路出牌,也和自己聊的很开心,要是知道不做这行,认他做弟弟也是恩不错。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