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果然,被选中者......不只我一个
    抬头看着苏洛,三儿看到的是苏洛眼中满满的真诚。ikan?xsw w?w?w?.?ik?a?n?x?s?w?`com

    低头看着三儿,苏洛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犹豫。

    “收下吧,你们需要它。”

    不是‘你’,而是‘你们’,一个‘们’字,让三儿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谢谢!”

    三儿接过物质转化仪,精致的小东西带着简单的说明书。

    在遵循能量守恒的前提下,可以将物质的原子打散重组,组成新的物质元素。

    举个栗子,一块钻石,丢进去可以将其中的碳元素原子打散重组,重组物质可以是钠镁铝硅磷、可以是硫氯氩钾钙,当然,也爱-看---小.说¤网 m.iKanxsw. COM
可以是h2o,亦或者o2。

    但一切的转化,一遵循能量守恒,不可能凭空多出部分能量,二只改变原子结构,不可能直接造出飞机大炮宇宙飞船就是了。

    当然,丢进去一块木头,转化出等量的黄金,也是可以办到的。

    与,淅淅沥沥的下了很久。

    两人坐在站台边的长椅上,静静的看着雨水的滴落。

    许久许久过后,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路灯将人影拉的很长。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右手稳稳的握住右边的杯子,左手将造型精致的物质转化仪抱在怀里,三儿站起身,对着苏洛说道。

    “不准备在这里转一转吗?”

    苏洛同样起身,对远道而来的客人问道。

    “时间来不及了,下次吧,有机会的。”

    三儿犹豫了下,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苏洛的提议。

    “那好吧。”

    苏洛点点头,“我也该回去了。”

    笑着与三儿道别,苏洛向着附近一家旅馆的方向走去。

    “下次.....下次我邀请你去我们那里做客吧!”

    望着苏洛的背影,三儿发出了邀请。

    苏洛停下脚步,点点头,“好呀!”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各自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苏洛一直走着、走着,走进了旅馆的店门。

    三儿走着走着,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

    旅馆中,靠在贴在床头的靠枕上,苏洛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

    与三儿手中的同款,或者说......一模一样的杯子。

    许久后,苏洛将杯子放在桌上,又在边上放了一个大一号的玻璃杯。

    手中拿着水壶,苏洛一点一点的往玻璃杯中倒着水。

    肉眼可见的,玻璃杯中被灌满了水。

    肉眼可见的,玻璃杯边上的与三儿手中的同款的瓷杯里面,也出现了浅浅的水痕。

    “双鱼玉佩?”

    莫名的,苏洛想到了这个名字,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不过......

    托着下巴,苏洛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

    与自己掌握的造物功能,似乎也有些相似之处啊!

    “或许......有时间可以把双鱼玉佩拿来研究研究。”

    收了瓷杯和玻璃杯,苏洛托着下巴自言自语着,然后.......

    “找死!”

    许久许久之后,沉思中的苏洛双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阵杀机,身形瞬间自房间中消失。

    下一刻,消失的苏洛又重新回到了房间之中。

    摇摇头,右手一挥,一把散发着毁灭之力的莹白长剑出现在苏洛手中。

    左手在身前一划,空间被生生撕裂。

    “接剑。”

    声音自苏洛口中传出,跨越千万里,在另一边响起。

    在声音响起的瞬间,空间撕裂一道口子,一把杀戮之剑自虚空中飞出。

    接剑!

    听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递的两个字之后,狗蛋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抓住了眼前从虚空中钻出的长剑。

    剑入手的一瞬间,狗蛋感觉自己的力量似乎提升了二十倍不止。

    看着眼前似乎似乎杀不完的敌人,狗蛋心中再无半点绝望。

    左手将媳妇搂入怀中,右手持长剑,一剑挥出,隐隐间似有将空间斩开一道裂缝的感觉。

    而在这一斩之下,剑光足有十数米,身前三十多个敌人丧命在这一剑之下。

    这一剑,直接震慑住了将狗蛋和女孩围在中间的数百黑衣人。

    尽管有些人手中有枪,却一时之间没有一人敢妄动,仿佛生怕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长剑,下一次夺走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退后,或者死!”

    刺骨的杀意自狗蛋身上传出,双眸冷漠的让人不敢与之对视,声音冰冷的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只是.....

    尽管似突然爆发的敌人让人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但将狗蛋围在中间的数百黑衣人,却没有一人选择退缩。

    “杀我族族人,挑衅我柳生世家,不死不休!”

    为首的领头人尽管也被狗蛋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压迫到提不起战意,语气中,却依然满是坚定。

    “那么......就去死吧!”

    狗蛋不再废话,一手搂着听自己的话乖乖闭着眼的女友,一手持长剑。

    一步上前,一剑挥落,就是数十条性命。

    脚下入穿花蝴蝶,尽管抱着一个人,却依然能够轻松的躲过一些持枪的黑衣人射出的子弹。

    身形向左横移三米,躲过一波黑衣人的射击,狗蛋长剑再次挥出,收割了七名持枪的黑衣人的性命。

    “散开!都散开!”

    看出了长剑之利,领头的黑衣人不再让人合围,而是让手下散开一定位置,减少敌人一次能够杀死的人数。

    “一定要拖住,只要大人一到,拿下此人手到擒来。”

    像是看出了手下的战意不足,领头的黑衣人在下命令的同时,还在给手下画着大饼。

    只是,这话在狗蛋拿到长剑之前他信,但此时此刻,即便他口中的大人及时赶来,究竟孰强孰弱,事实上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半点把握。

    只是......

    应该还是大人强一些吧?

    毕竟.....大人可是柳生一族三百年来最强的天才,更是在数月前莫名消失一日后练出了传说中的气。

    想到那次大人一剑将一枚火箭弹斩成两半,自己却分毫未损的画面,柳生十九夜心中就忍不住一阵神往。

    出生自传说中的柳生家族,自幼接受家族的训练,三十年的刻苦,换来的却只是比普通人强大一些的力量与技巧。

    对于传说中的气,却迟迟无法感应到。

    甚至于,不只是他,在柳生家族传承的一千三百年中,有记载练出了传说中的气的先人都屈指可数。

    即便有记载的那几人,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真相究竟如何,也没有人能够得知。

    三十年,就在他都以为气只是一种传说,他们柳生家族赖以传承的,实际上不过是比较强大的技巧,是一种术的时候,大人出现了。

    大人平凡的十七年,被家族视为废人,几度差点被赶出家族。

    所有人都以为大人只是一个废物,却没有人想到大人一直在韬光养晦,背负骂名十余年无怨无悔,只为了在这种逆境中练出传说中的气。

    他成功了,古老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刺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在柳生十九夜看来,这句话简直就是大人的真实写照。

    大人十七年忍辱负重,隐藏自己的绝顶之资,为的不就是这一次的一鸣惊人?

    大人练出气已经数月,最后一次出手,也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而那时,大人都能一剑将一枚火箭弹斩断。

    到了如今,大人又已经强大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呢?

    柳生十九夜心中悠然神往,却被脖颈处刺骨的寒意拉回了思绪。

    思绪回归现实的一瞬间,柳生十九夜看到了一抹明亮如闪电的光,那一朵剑花.....明亮而璀璨,美的让人窒息。

    然后......

    一股窒息感真的就从身体中反馈回来。

    柳生十九夜感觉自己的记忆就如同跑马灯一般在脑海中回放。

    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那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家伙,聪明的让他这个做父亲的人都感到智商被压制。

    那孩子那么聪明,未来有一天,会不会能像大人一样,练出他父亲一生都梦寐以求的气呢?

    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在一次刺杀欧洲某贵族的任务中双双牺牲,那是自己才七岁。

    他们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了,也不知道死后相见,自己还能不能遇到他们。

    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

    在自己接到任务的前一刻,自己还将耳朵趴在妻子的肚子上,听着妻子怀的第二个孩子,他的女儿胎动的声音。

    那是生命最纯粹,最美的声音。

    应该.....没有机会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出生了吧?

    只是.....

    柳生十九夜不后悔,他知道......他的牺牲值得,他的牺牲,可以为大人的到来争取时间。

    他的牺牲.....是为了捍卫柳生家族千年世家的威严。

    只是.....

    就在意识陷入混沌的最后一刻,眼角的余光一瞥,他看到了一个站在人群外,双手抱着武士刀的少年。

    大人?

    “他早来了?”

    这,是柳生十九夜最后的念头。

    而后面.....

    他为什么不出手?

    他为什么眼睁睁看着我们被收割掉性命?

    我们的牺牲,终于为大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究竟在那一瞬间,柳生十九夜心中闪过的是怎样的念头,外人不得而知。

    在瞥见‘大人’身影的一瞬间,柳生十九夜的意识已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而柳生十九夜的牺牲,却并不是特例。

    杀戮,依然在战火中蔓延。

    十步杀一人?

    狗蛋持长剑,一步杀十人。

    一步。

    两步。

    三步。

    没有四步望着天,狗蛋化身修罗,冷漠的收割着黑衣人的性命。

    不知走了多少步,不知挥出了多少剑。

    当场中之剩下最后一个敌人,一个抱着武士刀,看着死去的族人,眼中只有无尽的冷漠的少年之时,狗蛋停下了出剑的动作。

    拍了拍怀中有些发抖的女友,轻声的安慰着让对方别睁开眼睛,狗蛋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那冷漠的少年身上。

    “慕容华!”

    如同两个绝世剑客相遇,展开殊死对决的前奏一般,狗蛋自报家门。

    “柳生.....一代目!”

    冰冷的声音,吐出冰冷的五个字的同时,少年的身影化作残影,向着狗蛋急掠而来。

    拔刀斩!

    简单、直接、为杀戮而生的一式。

    仿佛还没有拔刀的动作,柳生一代目手中武士刀已经不知何时出鞘。

    仿佛还没有出招,柳生一代目手中的武士刀已经触及了狗蛋的咽喉。

    只需稍稍用力,只需再向前一丝,狗蛋的生命就将就此终结。

    只是.....人....再也用不上力。

    刀,在狗蛋的咽喉前断做了两截。

    致命的一截,在力的撞击下偏离轨道飞向了位置处,不知名的一截,随着柳生一代目手中的惯性,断刃擦着狗蛋的脖子划过。

    “果然,被选中者.....不只我一个!”

    艰难的将这遗言说完,柳生一代目缓缓向后倒去。

    在倒地的途中,柳生一代目的身体四分五裂,顺着剑痕散落了一地。

    转身,狗蛋搂着女友,踏着一地的尸体向外走去。

    留下的,是一抹孤单的背影。
上页 目录 下页